导航菜单
随笔断想
史志述评
网站公告  
•  推普周在镇海启动 引导市民规范使用通用...
•  宁波市镇海区概况
•  浙江馆里的宁波元素
•  申报2010年度市地方志软科学课题的通知
•  热烈祝贺镇海史志网正式上线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随笔断想  
【编纂室断想】之十
作者:  本站   《镇海区志》编纂室 陈 兵    发布时间:  2010-11-22 10:46:37     阅读次数: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 斫去桂婆娑,人道是清光更多

古人想像,要是将月宫里桂花树的婆娑部分斫些去,岂不是有更多月宫清光可以照耀人寰吗!

编写地方志,如果也能将一些婆娑的枝叶砍去——尽管那些枝叶也点缀着风景,显现着美的形象——却能带给读者以更多的清辉。

地方志着重在记实体,述实事,写实绩,叙事实,对那些漂亮的空话、浮夸的大话、铿锵的套话、正确的废话,千万要“割爱”。换位思考,如果我是读者,看了文章中的空话、大话、套话、废话,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受?很多人心里明白,这些话要不得,可是却总是舍不得斫去那些婆娑的枝叶。

我们见到某些分志初稿中有不少类似下列句子:

在区委和区府的正确领导下……

 整部志书所反映的都是在区委和区府领导下做的事。功劳有领导的份,失误也有领导的责任。何必非在每章每事前都要加上这句话呢?是不是感到不这样写,就是不尊重党和政府的领导?或是怕不写这些话领导看了会不高兴?这未免将现在领导看得太低了。请去问问现在的领导人,他们有没有感到这样写“腻”得很呢!

根据中央**号文件,我省(或我市、我区)拟定了**** 

 写这类话主要是想说明工作或措施是有根有据的,或者来表明执行上级文件的态度坚决。可是我们志书读者只求知道某事是怎样做的,效果又是怎样的。何况有的自主创新的事上级文件中并没有具体写着,何必非来引经据典地交代哪一号文件或哪一级领导指示呢!

深入贯彻**,制订了**,加强了**…… 

这类高度概括部门工作的话语,还是让具体事实来代替好。我们编纂的是基层地方志,不是施政论坛上的理论探讨,不必要作这些概括。

增强了**力度”、“促进了**”、“推动了**”、“体现了** 

话不错,但是同样可省去。只要将增强力度的具体措施写出来就可以了。至于从原则或理论上来提炼某事的意义,则不是地方志所要表述的啦。我们应相信读者,自己能从志书的记述中总结出事件意义来的。

另外,有的志稿将设立某个部门(组织)的意义解释了一通,或将某些部门工作职责、岗位责任全部记了下来,以证明这个部门(或组织)的重要。那更没必要了。地方志可以将重要文件作为附录保存,但不能在叙事时将整个文件记录下来。

常听到有人评论讲话不简练说是“婆婆妈妈”,好些婆婆妈妈们叙述一件事总要从“盘古氏开天辟地”讲起。作为家长里短的闲话,婆婆妈妈般叙事没有什么,可地方志却宜惜墨如金啊!

电脑中能查到好多文字模式,将某些套套提供给使用者参考。那些模式以及其中的套话,使初学者或思想懒汉们思路按照“八股”形式运行,“参照”的次数多了,造成思维定势,会戕害我们生动活泼的思维和文风的。

为读者着想,为地方志的功能着想,还宜“斫去桂婆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“不怕先生骂,只怕后生笑”

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写好文章将它抄录后贴在壁上,反复琢磨修改。甚至晚上还要擎着烛台观看琢磨,对文句推敲得很辛苦。老妻看了心疼,于是劝欧阳修说:“相公已是这么大年纪了,文章也不知写了多少,又没有老师来责骂你,还用得着这么辛苦地修改吗?!”欧阳修听了叹口气道:“我当然不怕先生来责骂了,但是不经修改随便写出去,怕将来被后生嗤笑呐!”一个大文学家,盛名传世,却这样重视文责,真是愧煞我辈了。《朱子语类》中提到一件事:当时有人买到欧阳修写的《醉翁亭记》原稿,文稿开头说滁州四面有山,写了几十个字,到最后改定时,只有“环滁皆山也”五个字而已。哪像我们有时写文章,非得拖泥带水地八方求圆,而且中了俗话中说的“文章是自己的好”,不肯割爱,做不好删繁就简反复修改。

编志同人们深知“志传万代,笔落千钧”的分量,编纂责任的重大,常用“临深履薄”来警策自己,反复修改志稿。只希望千百年后,后人、后后人们读了我们编纂的志书,讲一句“编得还有参考价值”,而不是戳着指头数落着我们编纂的志书这也不对,那也错误,笑话我们浅薄无知,八股酸腐,责骂我们粗制滥造,哗众取宠,贻误后人,不致使我们在泉下的灵魂觳觫不安,那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 偏怜乡土漫自夸

我们爱乡土,爱家园,是真情;我们夸乡土,夸家园,是常情。爱,可以无限,夸,却要注意分寸。

编写地方志,我们可以蕴含对乡土的无限深情,但表达时要做到宠辱不惊,平和地叙述事实,恰如其分地评骘人物。要是将适当的自夸,变成张扬的自吹,反而会弄巧成拙,使人存疑,连可信的也成为不可信了。

我们家乡的山水人物、历史文化、社会经济可夸且值得夸之处甚多,历史上的“海天雄镇”、“东来第一关”、“浙东门户”、“宁波商帮的摇篮”等的夸赞,都是并不过份的。

但有些赞语却使人存疑了。譬如招宝山上一块“第一山”碑,是什么第一呢?第一大吗?不是。第一高吗?更不是?第一重要吗?难说。进镇海关的第一座山吗?甬江口还有其他山在。当初题写此碑时的依据没有文字记载下来。这样,使得登招宝山的人蓦见“第一山”几个字,起始会哑然失笑,好像见到一个胖小孩拍着胸脯说“我是世界巨人”般可笑;接着却会百思不得其解,这样一座小山为什么称为“第一山”呢?由于是古人题镌树立的,没法请教古人,更不好责怪古人。因为不理解,就感觉很滑稽。

又如有所学校,颇出了些有名望人物,于是便宣传为它是“江南名校”,媒体还给了“江南第一校”的桂冠。这就为知情者所不解了:什么时候、哪个机构颁给那所学校为“江南第一校”的荣誉了?

至于“第一**”、“全省第一**”、“全国第一**”、“世界唯一**”等等头衔,不一而足。在有些宣传品上,特别在电视广告上充满“第一”、“全优”等品牌,更使人目不暇接。那些浮夸的大话,简直有点“大跃进”时的味道!

争强好胜似乎是人的共性,大家都要争第一。怪不得鲁迅笔下的阿Q也要确认自己是“天下第一——第一个能自轻自贱的人”。

志书记载“第一”的事,既要讲事实,也要讲求品位。第一个发现“火”的可以记一下(如果知道是谁),第一个吃螃蟹、吃蛇肉的就不要记了。创造文字的人(如果真的查得出来)要记,将汉文从竖写改为横写的人就不一定记了。

如果记一个有成就的人物,将他从幼儿园里被戴上好儿童的红花记起,到小学、中学的三好生、大学的奖学金获得者,接着基层的先进工作者、市省全国的模范、得过什么什么学术奖等等都记下来,大家都会认为没有这样必要。正像一个英雄模范人物,假如浑身上下都挂满了奖章,不见得能突出英雄模范的特色一样。所以“夸”也要“夸”其主要的,夸其特色,夸到点子上。

至若言过其实的自吹,则其品下矣,志书不取。

这正是:偏怜乡土漫自夸,笔端尚须分寸抓。言过其实非良文,少学王婆把瓜卖。

附件:

下一条:【编纂室断想】之九
返回首页    |    机构职能    |    史志动态    |    年鉴工作    |    史料志稿    |    红色记忆    |    党史书库    |    法规政策    |    史志随笔    |    探讨交流    |    方志选录
Copyright © 2010 镇海史志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镇海新闻网
地址:浙江宁波镇海区胜利路112号 联系电话:0086-574-86279899-2616 传真:0086-574-86660690 Email:sales@zhenhais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