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随笔断想
史志述评
网站公告  
•  推普周在镇海启动 引导市民规范使用通用...
•  宁波市镇海区概况
•  浙江馆里的宁波元素
•  申报2010年度市地方志软科学课题的通知
•  热烈祝贺镇海史志网正式上线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随笔断想  
【编纂室断想】之九
作者:  本站   《镇海区志》编纂室 陈 兵    发布时间:  2010-11-22 10:46:02     阅读次数: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来一点胡思乱想

开放的时代,首先应是思想的开放。我们的思想经过几十年的“改造”,曾经禁锢久矣。偶有一些想法,就会用“立场、观点、方法”来检讨一番。于是,僵化着,再僵化着,不能与时俱进。

要创造,有时候是需要一些胡思乱想的。让思路如奔马般六合驰骋,上下求索,神思飞驰,听任脑屏变换。它可能不成系统,胡说八道,不合时宜,违反正统;不过另类思考,聊备一格,可供进一步探讨,或有益于新时代百花园的绚烂多彩。

我们这些当爷爷奶奶的,往往忘了自己“三五少年时”也是胡思乱想来着,却常会拿祖宗的规矩来限制年青一代行动和思考。然而,我却在想,要是《红楼梦》里的老祖宗,说不定到今天她也会跟上形势的,因为她有开明的一面,而且她非常爱护她的子孙。我们可千万别斥责自己或别人的可能有思想火花的“胡思乱想”哦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学习象艺术家那样思考

 编写地方志是一件理性的事。但能不能借鉴艺术家的思考方法来丰富启迪我们思维呢?譬如我们不妨学习用画家眼光看事物,不断转换视角来观察记述的对象,有时还可以作换位思考,又或需要注意文字背后的形象,将记述的事物立体化,并充分考察到人的活动,从抽象的数据中看到人事变化等等。

 撰写志稿时是不是可以考虑试用新的视角记述事物,调整摄取对象的焦距,观察背景,将要反映的主题恰当地表达出来。

 在电视上看画家作画,有时好像轻描淡写地一挥笔,画纸上便出现灵动的形象,不胜钦佩之至。当读到一些画家自述文章后,才知道不是那么轻松的事。他们往往是杀鸡用了牛刀的。是啊,杀鸡用牛刀,不是举轻若重吗?这对我们编撰地方志不是也有启发吗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毋媚俗

时代在前进,新风新潮扑面而来,抱残守缺、固执守旧都是不可取的了。放眼量,静心思,在变化迅疾的时空中找好我们的坐标,定好我们的行动准则,从容行来吧!

新风新潮中夹杂着的腥风和垃圾,被人当作时尚而受“宠爱”,甚或成为“俗规则”。

“俗规则”中有一些也影响着地方志的编纂,使我们增加了辨识事实、校核资料、去伪存真的难度,污染了史志工作清纯高洁的空气,甚或动摇我们求真存实、坚持史德的信心。

譬如只讲成绩,不讲问题;讲成绩讲优势时,溢美之辞、夸大之语多见原始资料。

譬如关于改革,它从来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有逆风恶浪,有阻滞暗礁,有由于经验不足而失误,在体制改革、医疗、教育……各方面都有教训,都在摸索着探进。我们在讲改革开放时往往缺少反思,一味歌颂,无视不足,致使志书的“资政”功能不能更好实现。

譬如对地方“高、大、全”完美形象修饰的“偏爱”,强调“提高”地方的“知名度”,出名、见报、上屏幕的频率成为考核打分标准之一。于是将蚂蚁说成大象有之,张冠李戴,掠人之美有之,而且造这些假时“面不改色心不跳”。时间长了,说的人多了,“三人成虎”,弄假便成真了。

官本位,不管事件大小,重点是谁,镜头总是对着现任的领导人,着重号总是放在领导身上。现任领导人的讲话都是金科玉律,必须强调和奉行。大事记变成领导人的起居注。

不是从提高编纂质量来多下功夫,却热衷于拉关系,求得专家名人效应,来博取今后的获奖提名。而对于一般知史老人、当地民众,采取“实用主义”的势利态度,要用时谄笑奉承,不用时弃之如敝屣,丢诸脑后。

急功近利,赶任务,提“向****献礼”的政治口号,而不顾史志工作因其历史地位和价值而须要严谨从事的特点。

等等。

我们能跳出这些“俗规则”而不媚俗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咋结煞

本地方言中有“咋结煞”之语,它可以根据当时情境、谈话对象的情感、语气、语调、重音的不同而表示各种意思。“结煞”就是结尾的意思。宋、元杂剧套曲中结束时有“四煞、三煞、二煞、一煞、尾声”等曲词,表示该剧或该曲的结束。“咋结煞”也就是怎样收场的意思。

编写剧本,不光是要考虑序幕、事件的发生发展、矛盾的展开、高潮的形成与迭起,也要考虑怎样结尾,即“咋结煞”。做一件新的事情,要考虑这件事实施的步骤与举措、预期要达到的结果,也就是要想一想“咋结煞”。

编纂地方志,是不是也要想想“咋结煞”,想想要编写成一部怎么样的志书。要防止那种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闷头苦干的做法,才能避免事倍功半。在第二阶段《镇海区志》编纂过程中,我们全体参与编纂的同志请多多考虑一下“咋结煞”这个问题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将“文革”时“群专”这些罪恶记入史册

收到小港向信华老人写来一份回忆“文革”中“小港群众专政指挥部迫害干部群众的罪行”资料,其残酷令人发指。他回忆当时“群专”所用刑罚共有23种,下面摘录几种:

一、用打气筒打“犯人”肛门。如姚**被打得大粪(?)从口中喷出,方前村的乐**也受到此刑。

二、用烧红的砖头和煤球往“犯人”的屁股上烫。如原小港**大队支部书记梁**、陈山大队的顾**都被这样烫伤。

三、用极细的铁丝挂黑牌示众。受这类刑苦的所谓“走资派”多的是。

四、坐老虎凳,将人双腿绑在长凳上,在双脚下增添砖头。被刑人金**、钱**等多人今还在世。

五、老鹰式的三上吊,即用绳反缚左右四指,再将绳从屋樑上穿过,不断拉上放下,上上下下逼供取乐。孔墅村的李**、周**等都受到过此刑罚。

六、用三角皮带包裹钢丝抽打“犯人”。凡被抓到过“群专指挥部”的人大多都挨过此钢丝皮带的抽打。

七、新式宫刑。在雪天用冰雪塞进“女犯人”的阴户取乐。

        林唐村林**(男)因受刑不起,将玻璃墨水甁敲碎,自割生殖器求死未果。

    向信华老人本身也备受他们的迫害:紧捆后被踢翻在地,跌碎了鼻子骨,挨柴棍敲打,关进“群专”时头部被皮鞋脚踢成脑震荡。行刑时用布条堵塞嘴巴,不让出声,用烟蒂不断往他衣领里丢塞……至今仍有种种后遗症。

    那些社会渣滓恶棍终于在1971年“一打三反”中被揭发判刑。象这样的“罪恶”如果地方志中不记录下来,那末后人怎么知道“文革”时所谓“群众专政指挥部”的罪行呢?怎么知道“文革”在镇海的罪恶呢?又怎么能接受历史教训,让这些恶行不再重犯呢?

附件:
上一条:【编纂室断想】之十
下一条:【编纂室断想】之八
返回首页    |    机构职能    |    史志动态    |    年鉴工作    |    史料志稿    |    红色记忆    |    党史书库    |    法规政策    |    史志随笔    |    探讨交流    |    方志选录
Copyright © 2010 镇海史志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镇海新闻网
地址:浙江宁波镇海区胜利路112号 联系电话:0086-574-86279899-2616 传真:0086-574-86660690 Email:sales@zhenhaisz.com